Day2 | 初探贝湖区,小海边安家

发布者:蒋松柳发布时间:2018-07-30浏览次数:12

Day2 | 初探贝湖区,小海边安家

原创: Baikal宣传组 南京大学贝加尔湖科考与科研训练 727

早上,虽是只有七点半,但日照时间长达十七小时的伊尔库茨克天却已大亮了,同学们即将离开位于伊尔库茨克市中心的宾馆,前往贝加尔湖滨奥里洪地区,开始实质性的科学考察。

用过早餐的同学们装好行李装车后,开始了长达五个小时的大巴旅途。大巴上,有的同学昏昏欲睡着想要补个回笼觉,有的同学三三两两的唱起歌来,也有的同学静静地欣赏着窗外景色。

窗外的景色——可真美啊,辽阔而碧绿的草地延伸向远处一望无际,在这片绿色间偶尔还能见到低头吃草的牛群和独自在草原闲庭信步着的孤马,给入眼的宁静辽阔增添了几分生机和活力。


草原上成群的牛羊



走过草地,是一片片欧洲赤松林。那树又瘦又高,站的笔挺,树与树亲密无间,竟让我们在疾驰车上除了满眼的绿再看不见别的,而在高处的树梢位置,稀疏的枝条之间还是泄出了云与天色,别有一番趣味。

松林过后,便出现湖边的草原,低处有湿地和小湖,低矮的草地上散落着星星点点外观别致的木房子,远处的天是蓝的,云很低,但带给我们是凉爽的风。


草原上的建筑物



树木开始稀少,在人们的聚落密布的地方,远山是蓝色,掩藏在微微薄雾细雨中,像是熟悉的江南水墨,又多了些你不熟悉的风情与神秘。偶尔闭眼小憩,睁眼竟是一片心旷神怡。

经过漫长车程,我们到达了第一个考察点——是在前往贝湖路上遇到的两枚咸水湖。安德烈老师和田兴军老师一起带领植物组识别了几种草原代表植物,其中不乏有特别有趣得的植物,比如防止尸体腐败的死人之花ammani和经常入药的麻黄、柴胡、黄芪等。

地质和地海团队,娜丽萨教授向同学们介绍了这些湖的成因,主要是:构造作用、热熔作用和岩溶作用。紧接着洛芭茨卡雅教授又向我们补充到,太古代的构造运动使原地层形成大量褶皱,这些褶皱在新构造运动的作用下经历抬升剥蚀,因此整个地区显得平坦开阔。


洛巴茨卡雅教授在向同学们授课



最后,安德利亚老师向所有人一起介绍了湖边三种不同盐浓度土壤生长出的不同的植物,他们的颜色不同,耐盐程度也不同。


认真听课的同学们



又经过两个小时车程,我们终于到达了贝湖小海的位置,在入住了海鸥宾馆和享用了餐厅提供的午餐后,我们接受了来自娜丽萨教授的一场有关贝加尔湖自然地理的讲座。娜丽萨教授主要从贝加尔湖的气候特点、地质地貌、湖盆简介、构造与水文条件几个方面进行了教授,尽管白天舟车劳顿,但同学们仍然听课热情高涨,在讲座结束后也问出了许多有价值而又有趣的问题。课程结束已经是晚上七点。


同学们入住海鸥宾馆


娜丽萨教授在回答同学们的问题



晚饭后,我们终于实现了去贝加尔湖边上走一走的愿望。来到湖边,此时天色已稍稍的暗了一点。有小小的浪花向脚边打来,一次次冲刷着岸边的金沙,那沙子又软又细,站在上面像是要把脚陷下去似的,小心地走近湖边,将手试探性地伸进清澈的水里,便随即被传达到手心的凉意。由贝加尔湖回到木屋的路上已经圆月高照,凉爽的夏夜的风吹来人们的惬意与宁静,草丛里悠闲地趴着一只骆驼,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回木屋的途中有当地游客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我们也微笑着回应。

寂静的夏夜,就在湖边的青草气息与偶尔传来的风声中过去,疲惫而有意义的一天科考,就这样结束了。






文案 | 宣传组 汤安舒

排版 | 宣传组 汤安舒

照片供稿 | 宣传组 吴焕莎 宁可心 罗云中

责编 | 田兴军教授、朱国荣教授、宣传组 孙雪